南方農村報__新農村推動力

*

農村污水治理面臨難題多:每月耗電上千元 污水設施建成不敢用

2019-07-15 08:27:12 來源:南方農村報

分享到:

  在清遠連州市豐陽鎮豐陽村,一處清幽的竹林內散發出一股惡臭,里面有一個污水處理池,黑黃色的污水不斷從中溢出,流到附近的草地上。“已經壞了好長時間了,一直沒人修,又臟又臭。”一位村民氣憤道。據了解,該村是第二批省級新農村連片示范建設工程的主體村,2016年建成污水處理池,但因工程質量差導致污水管破裂、堵塞,出現污水外溢的問題,而村集體無力承擔維護費用,只能“放任自流”。
  
  農村污水是否得到有效治理是衡量農村人居環境整治成效的重要標尺之一。南方農村報記者在廣東各地調研發現,一些地方因為用地、施工方等原因導致污水處理設施建設進展緩慢,生活污水未經處理隨意排放,嚴重影響村容村貌;一些地方雖然建成污水處理設施,但因為工程質量差、未建立長效管護機制等問題,引發村民不滿,甚至造成前期建設成果閑置、浪費。
  
  問題一
  
  污水池選址難 占用農田存風險
  
  “農村建污水處理池,用地是一大難題。”連州市一位鎮干部告訴記者,污水處理池一般要建在低洼處,才能利用高度差將污水引入處理池內進行處理,這樣就可能會占用到耕地或基本農田。“一個污水池占地看似不多,但全市上千個自然村,如果有三分之一占用到耕地,面積就不少了。”他直言,新農村建設用地指標問題亟待解決。
  
  高州市一位村干部也持同樣看法。他告訴記者,目前很多村都沒有建設用地,以當地某鎮為例,3個省定貧困村一共規劃要建設19個污水處理池,約有10個會占用到農田,每個池大約200平方米。“我們是租了村民的田來建池,由村集體按市場價格支付租金。”該干部坦言,該項建設并未報國土部門審批。“為了加快新農村建設進程實在沒辦法,如果被衛星拍到了還不知道該怎么處理。”他心存擔憂。
  
  河源市源城區一個省定貧困村亦遇到相同問題,“污水處理池選址很難,合適的地方基本都是農田區,國土部門也不肯出具書面意見,只能先建了再說。”該村一位村干部稱,其中一個污水處理池占用了部分耕地被衛片執法發現,要求整改。
  
  問題二
  
  進度慢質量差 民生工程引民怨
  
  廣東對省定貧困村建設雨污分流管網和污水終端處理設施有明確要求,但南方農村報記者實地走訪發現,各地建設進度差異較大,肇慶市省定貧困村的進展相對較快,絕大部分村已鋪設排污管道并建好污水處理池,湛江遂溪、河源龍川、揭陽惠來等地的許多省定貧困村排污設施尚在建設中,有的地方甚至還未啟動。
  
  據悉,進度慢的原因多出在流程和施工方上。不少地方采取PPP模式整縣推進村鎮污水處理設施建設項目,招投標流程較長,且由于涉及范圍廣,投入資金多,項目推進存在難度。比如,連州市村鎮污水處理及配套管網捆綁打包項目的實施范圍包括轄區內8鎮2鄉的鎮區及農村地區生活污水處理設施的建設,涉及1140個自然村合計1072座污水處理站,配套管網總長約468.89公里,總投資6.7908億元。但該項目在歷經數月的招投標流程,于去年8月底開標后卻因中標公司融資出現問題等原因遲遲未能動工。今年6月18日,當地發布了“關于取消連州市PPP模式整縣推進村鎮污水處理設施建設項目(第二次)中標資格的公告”,宣告該項目招標失敗,需重新組織招標。
  
  類似的情況也出現在遂溪縣。該縣一位干部介紹,全縣35個省定貧困村,20戶以上的自然村370個,截至今年3月共有133個自然村鋪好污水管網,但只有8個村的污水處理池建成并投入使用。原因是施工單位與中標公司存在糾紛,雙方一直僵持,項目基本處于停工狀態。
  
  除施工進度外,雨污分流工程質量也是較多地方村民反映的問題。“我都想把村里這些排污管道全部打爛。”肇慶市懷集縣某省定貧困村村民反映,該村修建的雨污分流工程質量不過關,存在管道堵塞、管道結合處漏水、雨水污水不分等問題,下暴雨時排水不暢,污水會沖開井蓋,涌進農戶家中。村民對此意見很大。此外,排污管壁太薄易破裂、管口太小排水不暢等也是各地村民反映較集中的問題。
  
  問題三
  
  運營成本較高 后續管護成煩惱
  
  對于一些村而言,污水處理設施建成后,管護成為新的煩惱。
  
  汕頭市潮陽區貴嶼鎮佳安村地處平原,村內地勢平坦,建污水處理設施時只能選擇有動力厭氧污水處理池,需要耗電,“每月運行電費要幾百塊錢,村集體難以負擔,只能一天開一個小時。”該村干部說。云浮市新興縣一些村也面臨同樣的問題,因無法解決運營費用問題,污水處理池建成后一直未投入使用。
  
  惠州市不少省定貧困村的污水處理設施也以微動力或有動力為主,需通電才能運行,日處理能力越大,能耗也越高。比如,龍門縣永漢鎮合口村的有動力污水處理池,一年的維護運營成本要上萬元;博羅縣麻陂鎮洪湖村建有一個日處理能力為100噸的污水處理池,每個月電費就需1000多元。當地村干部稱,這對于貧困村來說是較大的負擔,目前有幫扶單位資助問題不大,但倘若村集體經濟得不到發展,后續運營管理就會成為難題,可能造成前期建設成果閑置、浪費。
  
  好做法
  
  改變處理模式 電費大幅下降
  
  如何降低農村污水處理設施運營成本?新興縣探索出了新模式。以簕竹鎮為例,該鎮在推進污水處理設施建設初期,大部分村都是采取有動力厭氧污水處理池的工藝進行建造。“雖然這套工藝解決了本地地勢平坦、落差不足的難題,但卻產生了較高的費用。”該鎮污水處理項目負責人告訴記者,由于污水處理池水泵功率太大,給各村帶來了較重的電費負擔,如簕竹鎮良洞村,一個污水處理池每月的電費高達400元。
  
  為解決這個問題,新興縣環保局和設計公司商討出一個解決方案——用“微動力污水處理池+人工濕地”替代原來的模式。這一設計充分考慮農村污水排放現狀,借助地形采取無動力污水處理,工藝核心部分為“厭氧+人工濕地”,具有投資少、管理簡單、運行成本低且出水穩定等特點,同時人工濕地種植的植物具有較高的觀賞價值及環境效應。
  
  據了解,截至2019年5月,新興全縣在建的村級污水處理設施共256座,其中竣工待驗收的有36座。簕竹鎮紅光社區便是第一批建設微動力污水處理池的試點村之一。該社區干部介紹,污水處理池目前運行情況尚算理想,“污水處理效果沒變,但費用降了不少,一個池每月電費約120元,壓力沒那么大。”
  
  城鎮管網進村 污水處理收費
  
  治理農村污水問題,汕頭市澄海區的做法是:全區統一規劃,采用PPP模式打包建設。該項目計劃建成237公里的污水管網,并根據澄海區地形分四大片區,建4座污水處理廠;同時建造28個污水處理站,主要解決偏遠地區農村的污水處理問題。項目總投資約27.7億元,計劃2020年底完成。
  
  汕頭市潮南區仙城鎮波溪村建成的污水處理池成為村內一景。
  
  在運營成本方面,目前已投入使用的幾個鎮級污水處理廠每月運營費用在180-400萬元左右,主要通過收取污水處理費和財政資金解決。“雖然全區實現了污水處理費征收,但遠遠不能滿足污水處理系統的日常運營費用。”澄海區環保局負責人介紹,目前大部分費用還是由財政承擔,“27.7億元投入要分27年償還,包括設施和運行兩部分費用,總共要還68億元。”
  
  汕頭市潮陽區也計劃將城鎮的污水處理管網延伸覆蓋至附近村莊,擴大污水處理半徑和服務人口數量,同時,打算向村民收取污水處理費。
  
  南方農村報記者 許康衡 王偉正 劉琪 策劃 胡念飛 段鳳桂
責任編輯:樊靜東
南方農村報(www.arlvi.co)獨家報道。未經授權請勿轉載,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若轉載,請注明出處:謝謝合作。 喜歡我們的報道,動動你的小手指進行收藏吧!看完這篇還不夠?請 戳這里 進入閱讀下一篇!
編輯推薦
猜你喜歡
關于南農

分享

評論

加入收藏

閱讀模式

#

掃一掃,使用小程序

北京pk10开奖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