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農村報__新農村推動力

*

“二哥,你在哪兒?“陽江一家四代人苦尋抗美援朝“烈士”七十載

2019-07-18 11:05:26 來源:南方農村報

分享到:

  南方農村報記者 王磊
  
  “自在祖國接到信后,現在5月25日疊接家(書)兩封……你不要常說家里困難吧,現在兒在抗美援朝,正在(執行)光榮偉大的任務,在前方也取得很大的勝利……現在你的思想還未打通吧,不要太落后了……有了我們在前方打美帝,家里得到過太平日子。兒為世界和平而奮斗最后!”
  
  不知翻看了多少遍,信紙有些泛黃、殘破,略帶潮濕。顫巍巍地攤開信紙,81歲的馮遠鈞有些迫不及待,一字字讀出聲來。自1951年收到二哥馮遠江在抗美援朝前線寄來的這最后一封信后,家人便再無他的一點消息。
  
  從父親、母親,到兒子、孫女,陽江市陽東區北慣鎮赤光村委會馮屋寨村的馮遠鈞一家四代人,苦苦尋找馮遠江近70年。倘若,馮遠江還在世,他今年應該93歲了。
馮榮修(左)、馮遠鈞(中)、岑奇結只能憑家書等懷念馮遠江。
  
  1951年斷了音訊
  
  出生于1926年的馮遠江,比家中的老三馮遠鈞整整大了一輪。在馮遠鈞的印象中,二哥始終還是那個高大帥氣、皮膚白白的年輕小伙。
  
  1947年,馮遠江被國民黨抓去當“壯丁”,從陽江運往東北戰場。從馮遠江的《革命軍人證明書》中可清楚地得知,1947年,馮遠江在遼寧省沈陽市大孤子被解放,同年11月加入中國人民**,在第47軍141師421團工作。
  
  馮遠鈞的侄女婿岑奇結告訴南方農村報記者,馮遠江被抓去的三年內,沒有任何音訊。廣東解放后,1950年開始,家中才陸續收到他的幾封來信、照片以及《革命軍人證明書》。1950年7月,馮遠江給家中寫信,勸說家人想盡一切辦法讓弟弟上學,“現在沒有學問就沒有前途”;他索要母親和幾個兄弟的照片,“見了母親的相片也等于見面了”;在信的末尾,他特別強調,“切切來相片!”從信中地址可得知,彼時的馮遠江正在第47軍141師421團1營2連。
  
  1951年1月和2月,馮遠江在家書中分別提到,部隊完成湘西剿匪任務后,即將開赴抗美援朝前線。他叮囑家人:“努力生產,為設建新中國而努力!”3月,馮遠江再次給家中寫信,告知家人部隊接到抗美援朝任務。
  
  1951年5月25日,馮遠江到達朝鮮后,給家人寫了最后一封家書,告誡家人不要總講困難,要打通自己的思想,安心工作,等戰爭結束后,一家人再團圓。但自此之后,家人再沒有收到馮遠江的書信。從最后一封信的地址得知,彼時馮遠江在中國人民志愿軍第47軍923部隊3大隊7支隊1中隊2小隊。
  
  尋親70年無果
  
  書信中斷后,馮遠江的母親終日以淚洗面,她臨終前一再叮囑孫輩,如果有合適的機會,一定要尋找他們的二叔(二伯)馮遠江,找到了一定要告訴她。
  
  早在1970年代,馮遠鈞曾向民政部門反映二哥馮遠江的情況,詢問其下落。當時民政部門回應,由于與馮遠江原部隊聯系不上,便按失蹤處理,頒發了烈士證。記者在馮遠鈞家中看到了彼時廣東省人民政府頒發的“光榮烈屬”牌。
  
  但馮家人的尋親之路并未因此停止。2014年,韓國將在韓犧牲的中國人民志愿軍烈士遺骸移交中國。馮家人看到相關新聞后,對親人的思念更加深切。岑奇結想盡一切辦法尋找,委托戰友、求助媒體,甚至找到了與馮遠江同一部隊健在的戰友,但始終沒有下落,也沒人知道其生死。
  
  “我從30多歲開始尋找,如今63歲,找了30多年,頭發都白了。”岑奇結傷感地說,一家人通過網絡等多種渠道尋找馮遠江,“但找了這么久,沒有任何信息,心里很悲哀。”其他烈士后代鼓勵他一定要堅持,“只要不放棄,目標一定能達到”。
  
  “從爺爺,到爸爸,再到我和我的女兒,四代人找了快70年,將來還會有第五代人繼續找下去。”馮遠鈞的兒子馮榮修說。
  
  被列為烈士但無犧牲時間
  
  在祖輩、父輩的影響下,馮榮修的女兒馮曉愉也加入到尋找二伯公馮遠江的行列中。今年6月,馮曉愉在抗美援朝紀念館官方網站上查詢到,馮遠江被列入犧牲烈士名單,但查不到犧牲年份。
  
  南方農村報記者在抗美援朝紀念館官方網站的各省犧牲烈士名單中,查詢到馮遠江的相關信息。其籍貫為廣東陽江,出生于1926年,曾任班長職務,但其犧牲時間一欄為空白。記者查詢其他烈士信息,發現絕大多數烈士的犧牲時間和所屬部隊信息均有詳細記載,只有極個別烈士的犧牲時間連年份都無從查起。
  
  雖然無法查詢更多信息,但從馮遠江的《革命軍人證明書》及往來家書中可得知,馮遠江所在的部隊始終為第47軍,該部隊的前身是著名的“南泥灣大生產”部隊,被譽為“猛進雄獅”,英雄輩出。1951年,第47軍由安東(現遼寧省丹東市)進入朝鮮戰場,在朝三年零五個月,于1954年9月回國,曾駐防雷州半島。1985年,第47軍改編為陸軍第47集團軍。
  
  如今,馮家人仍期待能找到馮遠江的的下落,“如果二哥還活著,今年應該有93歲了。”81歲的馮遠鈞對著泛黃的家書,喃喃道。馮榮修說,當地清明要拜山祭祖,但由于二伯生死不明,每年清明無法祭拜。“如果真的犧牲了,也要知道埋在哪兒,哪怕埋在異國,抔一把墓前的土回來,也是有個交代。”
責任編輯:樊靜東
南方農村報(www.arlvi.co)獨家報道。未經授權請勿轉載,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若轉載,請注明出處:謝謝合作。 喜歡我們的報道,動動你的小手指進行收藏吧!看完這篇還不夠?請 戳這里 進入閱讀下一篇!
編輯推薦
猜你喜歡
關于南農

分享

評論

加入收藏

閱讀模式

#

掃一掃,使用小程序

北京pk10开奖纪录